徐峥的哪些言行,让人觉得圆滑又不失棱角?

前段时间,徐峥获得了第55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将其事业推向另一个高峰。一时间很多媒体都在评价徐峥精湛的演技和面对电影行业的情怀和责任感。

这些我都认可,但对我来讲,徐峥最吸引我的是,他并不抗拒成为一个沉稳圆润的中年人,但同时却又能悟性极高地保留一丝清醒感。

之前听一个采访,有人说做导演,就是妥协的艺术。我觉得,每个成年人都在面对平衡妥协与坚持的难题,而徐峥是一个平衡感绝佳的选手。

除了扮演导演这个角色之外,在综艺、访谈里也能游刃有余地扮演着应有地角色,他清楚得知道要如何与外界互动,以及如何交付自己的价值。

▲郭京飞皮这一下很开心,但夸奖还是中肯的

他参加了《向往的生活2》第一期节目的录制,节目组安排嘉宾需要劳动,他一出场就相当坦诚地表达了自己并不想干活的意图,气氛一下子轻松愉快起来,观众也会觉得老友互怼很好玩。

▲在“割蜂蜜”、“劈柴”和“插秧”3个劳动项目里,

选择了“喂狗”这个项目

在节目中被何炅、黄磊老友恶搞徐峥洗头,事后徐峥还发微博自我调侃,“洗头竟然没上热搜”。

在媒体采访时,他能是一个逻辑清楚滴水不漏的艺人。

《金星秀》中谈及王宝强,表示宝强因为出演了《道士下山》,所以档期和《港囧》对不上,而此时金星非常大胆直率地指出《道士下山》很烂,完全不知道这部片子在讲什么。徐峥轻描淡写说我并不觉得这是一部烂电影,结束话题。

在金星还想往下聊的时候,徐峥巧妙转移,我们来说说宝强吧。

▲金星问

▲徐峥巧妙的转移话题

接下来谈及自己的好兄弟宝强,也并不谈别人演的电影,而是拉回主题,说到自己的电影《港囧》。幽默回答网友的问题,“为啥不请宝强出演《港囧》”,“因为宝强没有港澳通行证”,一句玩笑话,一来一往,化冲突于无形。

有次导演协会表彰大会上,谈及目前导演的门槛问题,面对吴京、陈思诚、黄渤、王宝强等多位跨界导演,徐峥幽默地调侃,“是不是嫌我把导演的门槛拉低了”,然后很诚恳地承认目前的现状是很多人都开始拍电影,存在良莠不齐的现状,当然虽然是实话,当众说出来难免让大家不舒服;

接着徐峥话锋一转,“谁都可以当导演,只要清楚对电影的认知,别糟蹋一个好剧本,只要努力谁都可以”,解决尴尬。

整个发言,既中肯地说出了实话,也利用幽默的调侃让所有人舒服。

真是不得不说,少年有少年的青涩和棱角,大叔有大叔智慧和分寸。

在面对导演这个角色时,他改变模式,更多谈到的是对这个行业的认识以及自身的摸索。

徐峥的《泰囧》当年以6000万低成本制作,获得约13亿票房后,一度成为业界奇迹,当时接受金星采访时,被问是不是电影圈的产品经理(即注重产品体验,懂得“粉丝经济”,很会估算市场),徐峥大方承认,自己也算是产品经理,并且表示电影就是具有文化价值的商品,就是具备娱乐大众的属性。

徐峥说在拍《泰囧》前,他看了市面上各种各样的电影题材以及现状,发现只有一种题材,在好莱坞等大片的夹击下,可以有以小博大的可能,那就是具有本土化色彩的喜剧。他并不是想拍一部电影,然后随手抓一个剧本开拍,而是有研究现状,并找到了合适的切入点。

同样拿《泰囧》举例子,谈及范冰冰在最末尾有短暂本色出演的戏码时,徐峥表示,按照惯有的营销方式,应该将范冰冰印到海报上,然后大肆宣传,以此获得更多的关注度。

但是徐峥也知道这样的方式会弱化电影剧情本身,并且没有惊喜,所以他并没有以此作为噱头,当观众在大屏幕上看到真的范冰冰出现时,惊喜达到巅峰,收获了满满的满足感。

他很懂得自己的观众。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徐峥已经非常清楚商业社会的运行规则,并且意图明显,并不是思考这套规则是否合理,而是顺应这套规则,努力玩着这场游戏。

与此同时,“山争哥哥”也有自己身上的小棱角和执拗。

▲影评人谭飞这么形容徐峥

这一点徐峥也承认,并且这种对“新鲜劲儿”的追求实在地体现在了《港囧》上,徐峥表示自己没有请黄渤和王宝强,是想尝试新的内容,并且《港囧》并不是《泰囧》的续集,加了很多新的情感因素进去。

可见他并不会拘泥于票房,相比于既定的成绩,更愿意尝试新的题材。

▲在讲《港囧》的时候,徐峥表达道

面对《港囧》的毁誉参半,徐导并不反驳或者全盘接受,而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进行复盘,很理性。

更有意思的是,“山争哥哥”还自己跑到知乎上去和网友一起讨论《港囧》这部电影,面对作品的态度中肯实在。

02

而这种选择背后,除了人到中年的分寸感,也怀抱着一种理想主义者的情怀吧,虽然“山争哥哥”很早就光头,但是内心还保留长发飘飘那个年代的一丝文艺男青年的理想。

▲有人评价,徐峥咽下了“文青的鱼刺”

徐峥近来参加的《我就是演员》上,也曾多次提到,“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任素汐在舞台上演完《1942》的片段后,谈及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说是因为自己能看到好的剧本,但是好的剧本不来找她演,她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她。

徐峥的评价非常准确实在,“你不得不被其他人选择,但是如果大家的导向不是以演技作为一个最高的标准的时候,那些特别有能量,特别具有演技特别会演戏的人,他会有一种从事这个职业的悲哀。就是你演得再好也没有用,其实并不是没有好演员,而是大家的评判标准都开始谬误了。”

能感受到,他对影视圈有着清晰的系统的认识,所以在金星提及郭敬明是“产品经理”时,他说,他觉得郭敬明在这一方面很厉害,能够不断推出产品,与自己圈定的用户产生极高的互动,但在金星问及行业现状时,徐峥表示缺少大量编剧、制片人和导演,他希望除了IP,能够有更多优质的剧本。

他知道面前是有2条路的。他圆滑地承认自己踏入“产品经理”这条路,但也在努力沉淀,建设第2条路。

当然,徐峥应该仍然会思考如何去做一个“优秀的电影圈产品经理”,但是他也会在合适的时机,很理想主义地选择,替好演员、好导演争取些关注,为他们发声。在现实的游戏规则中积极努力和配合,也能在这之余,清醒地脱身,为内心的理想主义找个生根发芽的机会,这太棒了。

首页时政